0 《我的东北我的家》:铁西一家人 - 沈鼓集团--沈阳yzc579亚洲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集团要闻

《我的东北我的家》:铁西一家人

2016/12/13

这里,有最温暖的记忆

这里,包含着爱与忧思

这里,承载着光荣与梦想

中央台经济之声特别节目《我的东北我的家》

与您一同走近天南地北的东北人……

 

第一篇:《铁西一家人》

王英杰:“这个楼是劳模楼,2007年搬进来的,有电梯,就是原来住房条件差一点。”

初冬的沈阳,气温已经零下。一大早,女工程师王英杰急匆匆赶到铁西区重工街十马路工人新村老父亲王春香的家。

王英杰:“你看这门旧了,都是我老父亲给刷的油漆,这前两天玻璃坏了,都是他给上的……”

王英杰为我们开门

 

七十平的房间,不大,收拾得干净利落,向阳的客厅种满花花草草,屋里的家具,墙上的壁灯,都由八十二岁的王春香师傅亲手打造。

王春香在修剪花草

 

王英杰:“这是我,也就七八岁,那时我妈30多岁,就是冲我爸先进来的,俩人一辈子没拌过嘴……”

王春香家的老照片

 

一张老照片打开一个东北家庭的记忆。六十多年前,新中国刚成立,王春香从锦州农村来到沈阳四机厂当学徒,头回进厂,眼前是一个破旧的厂房。

王春香 :“都是旧的,建厂初期啥也没有,塔轮式的皮带床,那跟现在没法比,挺笨重的。”

厂区老照片

 

初建时期的工厂虽然破败不堪,但对于十五岁的少年王春香来说,却是个充满希望的新世界。瞅着平敞的油漆路,叮当跑的电车,家里做的新鞋,不舍得上脚,光脚板跑上半个多钟头,早早赶到工厂。

王春香:“每天来先擦床子,把床擦好,校好油,师傅来干活就不耽误事,这旮沓说实在当劳模那些事,我根本没那想法, 那阵子也不明白,就是得好好干。”

跟着师傅,手里不离钢钳和卡尺,不久,王春香出了徒,成了厂里的革新能手,1959年,凭借一项在苏联专家眼中能值“列宁勋章”的技术,王春香成为厂里第一代全国劳模。

王春香获表彰(后排中间是王春香)

 

也是在这一年,在工厂的大食堂,王春香和同事兼同乡顾桂兰举办了热闹又简朴的婚礼。随后三个儿女相继出生。这样的家庭,在当时的铁西,有千千万万……

铁西区

 

王英杰兄妹的童年,就在全国最大的工人居住区铁西工人村度过。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正是铁西工业发展高峰期。那时候,从北一路往南至建设大路,聚集着上百家国有企业,上千人只能算是小厂,有过万职工才算大厂。 风行全国的“人民牌”香皂,婚礼上新娘子手里捧的“红双喜”脸盆都出自铁西的工厂。作为一个铁西人,成为一名工人,是一代人的荣耀。

 

王春香:“这边云峰街,重工街全是工厂,像汽压机、风动工具、水泵、鼓风、重型都在杏花街重工街这一代,这旮沓我们住着就是工人村。前边有个六层楼,就是苏联建筑……”

和周边大多数年轻人一样,王英杰兄妹三人子承父业,先后进了父母所在yzc579亚洲城厂。父亲王春香暗暗期待,孩子们和他一样,学本事,搞革新,成为厂里的顶梁柱。

王春香:“我女儿我俩儿都在工厂,我就说,到单位好坏自己闯,别依靠老人……”

王春香与女儿王英杰在沈鼔集团门口合影

 

上世纪九十年代,铁西区经历改革阵痛。单一的所有制产业结构,让发展陷入重重困境。多数企业停产半停产,十三万产业工人下岗。王师傅一家所在的yzc579亚洲城厂成为幸存者,却一度低迷。就在这个时候,王师傅的大儿子瞒着父亲,主动下岗。这个事,让王师傅当年心痛不已,到今天也不能释怀。

王春香:“两个多月我就不知道,就认钱,我就看不惯。”

 

王英杰:“我哥一些价值理念和我爸发生冲突了,当时我哥就觉得,那时候太困难,他还有老婆孩儿,企业给的钱太少,必须选择一条能挣钱的路……”

哥哥下岗以后一直在市场上做些小生意,日子过得并不宽裕。妹妹王英杰则在yzc579亚洲城厂坚持下来,成为新一代革新能手,她率领设计部“五朵金花”获多项科技进步奖,帮助企业走出低谷,完成现代化转型升级。

王英杰获表彰

现代化的新厂区

 

王英杰:“我爸的价值观对我影响特别大,他时时刻刻想着创新,这件事太重要了,为什么,别人会的你也会,那不叫核心。一定要在脑子里有根弦,就是创新,就是在原有基础上,创出与众不同的东西。”

如今的沈阳yzc579亚洲城厂已经更名为沈阳yzc579亚洲城集团有限公司,随着沈阳市的“东搬西建”工程搬离铁西老城区。这天下午,工厂的工会主席邀请王师傅和女儿一起“回家”看看。王春香特意换上蓝色工作服。

王春香与徒弟在新厂区里交谈

 

面对高大的厂房、明亮的车间,先进的数控设备和徒孙辈的工友,王师傅有些局促和感伤……

王春香:“过去靠手艺,现在靠设备了,现在年轻人过去老设备干不了,现在设备叫咱干也干不了……”

王春香与厂区工作人员交谈

 

属于王春香师傅的时代也许终将过去,但是他们曾经的努力不会也不该被遗忘。在铁西区档案馆、中国工业博物馆以及被部分保留的工人村,你还能找到关于铁西,关于那个时代,那一代人,以及许多家庭的记忆。如今,王春香家庭的第三代仍然选择留在铁西的工厂,他们相信,在这片土地上,只要有人在,就有希望。

父女俩在新厂区里合影

 

王春香:“你干就有希望,你别叫困难吓倒。咱们的根在这儿,你不能说见到困难自个跑了,我们就是舍不得,舍不得……”

 

听完“铁西一家人”的故事,你有没有被感动?有什么想法和感想?对于老一辈东北人的坚持和新一代东北的坚守,你怎么看?如果你也听说过这样的故事或有过类似的经历,也欢迎和我们分享。另外,其它关于东北的酸甜苦辣、爱恨情仇,一切的一切……都欢迎你一句话来点评。